我爱TXT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|回复: 0

拾旧记

[复制链接]

1682

主题

1682

帖子

5271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271
发表于 2021-9-24 17:2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拾旧记
如今,我居住的这座城市虽属四线,树海读书阁,却也高层林立,马路宽广,园林也多。但我总是觉得他缺了什么,缺什么?就缺在有别于其他城市的个性,就缺独具个性的沧桑文化!正是对城市遗留的恣意损毁,才使得一切皆新而个性了无,树海读书阁!这是怎样的一种缺憾。
  
  当年,城东北有个叫黄大树林子的地儿。那是好大的一片橡树林,相传是晚清时节一户黄姓大户人家的产业。它东西长过千尺,南北宽约数十丈,前蓄草坪,旁带榆柳,有林荫道穿东城直达松江之滨。春来鹅黄吐绿,嫩色参天:夏日浓荫蔽空,清风徐至:秋天橡果遍地,金霏读书阁,深树鸟鸣。那是一处多么美妙的所在!我以及我的同学们的小学乃至中学的假日时光,广济读书阁,大多都会在此流连戏耍,什么捡橡子,捉蚂螂(蜻蜓),打雀儿,煞是快乐,修身读书阁!可到了上世纪的六十年代末,它的厄运来了。先是被圈起来养鹿,树海读书阁,而后又一棵棵地被锯倒,做了油厂和粮库。后来油厂破产,粮库也因改制而闲置。如今,在紧挨着它的地方儿造起了公园,倘四十多年前的那片橡树林不毁,则该当何美?也不必去山上挖那些大树了。看来,决策是要有科学发展观的!
  
  早年,本城建筑都亟具古朴为本的满族文化特色,而最有代表性的,就是那座已经灰飞烟灭了的佛教寺庙——圆觉寺。它位于西城的柴市大街上,其南为牌坊式山门,青灰为本,刻龙为饰,厚壁短檐,洞门三开。周护花墙。入山门首为雕花青砖照壁,次为宝地佛庭,金门读书阁。有三五垂柳,石鼓钟磬。其佛殿、僧房,皆黛瓦青脊,古朴厚重。遥想当年,它定是木鱼阵阵,佛号声声,香火鼎盛!遗憾的是;上世纪五十年代时,它的僧人没了。六十年代时,它走马登似的被当作过法院,青少年中心,林业局机关。七十年代时,它干脆变成了做电池皮子的地方——锌皮厂。而后,锌皮厂破产,那地方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——一大片楼房。有意思的是;前些年又重建了圆觉寺,不过,重建的圆觉寺并不在旧址,而是修到了二十公里外的铧子山,意思是带动旅游业,结果却因远离城市而香火欠旺。如果修旧如旧在原址,那城市的历史沧桑和地域文化岂不可大大显现,华闻读书阁,人们的认同感岂不就大大增加,又何忧游人!
  
  接下来,我说这件事还是让人扼腕,这就是建于民国时期的城市地标——小白楼的拆毁。小白楼是本城居民对这座白色建筑的俗称,她是一个巴洛克式与罗马式兼具的,爱看读书阁,欧洲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。其上下两楼面江临街呈L型,正门在L型的斜面上,门两侧有罗马式的壁柱,树海读书阁,壁柱之上有大涡卷支撑起带铁艺护栏的开放式阳台,阳台之上是巴洛克式高耸重叠的弧形加曲线立面造型。楼两侧均匀排列着中间立有扁柱的罗马式拱窗,拱窗下则全凸有或天使、或圣母、或山花的巴洛克式浮雕。当年,从往来于松花江客轮上第一眼望见的,孔子读书阁,就是她那白色的倩影!可上世纪九十年代她被拆掉了,原因是妨碍修路。原来,先人于建城之初,在这条惯穿县城南北的大十字街南段,临江三百米处有意向东拐了一个十度的弯。这是为什么?道路没有取直前,人们皆莫名其中奥妙!扒了楼,通直了路,人们惊奇地发现;没了那个弯,城市一下就没了延伸感,就局促了许多,铭华读书阁,先人的设计是多么地智慧,是需要后人多么地尊重乃至敬畏,树海读书阁.3
  
  最后,还想说说东城壕的改造。东城壕是人们对护城河的俗称,它是先人为防范匪患所修。壕上有一丈多高的草泥拉合城墙,墙内有宽阔的防御通道,壕宽也有数丈。后来,随着天下的太平和城市的东扩,它也墙倒壕废。上世纪末它被商业性的开发了。先是壕里砌起两面石墙,而后铺上了水泥盖板,接着就在沿壕两侧盖起了一座挨着一座的二三层门市房,名曰;万米金街!遗憾的是商业中心并不因想当然而改变,以至于金街不金,门可罗雀。其实,若不去搞什么商业开发,而是把护城河保留并加以疏浚,再于两侧修路植树,造上几座跨河桥,那岂不又是可资游赏的一大景观吗!急功近利真是要不得!
  
  冰雪
  
  每当我与走友们沿松花江疾走建身之时,华闻读书阁,就会经过一处游乐场。说是游乐场,不过是精于商道的人顺着江堤的斜坡,用雪堆起的收费滑道,再插上些旗帜,弄来一些橡胶和塑料的滑具,引逗儿童及少年们来此戏耍。仅此简单的一溜,就溜得他们如此兴致盎然,孔子读书阁生命绽放!我就想,倘没有这个精明的商人和他的这个游乐场,这些孩子会在那里?我想起了我以及我同时代那些人的,多姿多彩的冰雪童年
  
  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男生们一看到冰雪就再也不肯猫在屋里了,那怕是刮起烟泡!何为烟泡?这是东北人对雪后起风的一种形容。烟泡刮起之际,但见西风卷地,雪飞如雾,日色无华,寒气逼人。那一个冷字是怎生了得!这也挡不住我和我的伙伴的玩兴,因为我们正好可以去顺风滑脚蹬子,精彩读书阁。所谓脚蹬子就是一种自制的滑雪工具,先是找来半寸左右厚的木板,锯成合脚的长度并把其前部削成四十五度斜坡,而后在板下面固定好两条粗细一样的铁丝,再在两侧钉上马掌钉,一个脚蹬子就做成了。把脚蹬子用麻绳捆在一只脚上,另一只脚用力地一蹬就会滑起来,当然,金霏读书阁,这种运动要在雪已经压实了的马路上进行。那时候,男生们都是人脚一个脚蹬子,上学滑着去,放学滑着回。滑到极至时,高手们竟可以两只脚都绑上脚蹬子了,宁静读书阁,那叫一个快!
  
  一有好天气,放学后的我们还会跑到松花江上去玩冰爬犁。冰爬犁是一种自制的冰撬,它长四十厘米,宽三十厘米,用两块立起且前端有斜角的木板钉成,下面装上铁丝。玩这种冰爬犁还须有辅助工具——用以发力的冰划子。它有两种;一种是下面装有尖钉的单只木棍,滑时人站在上面。另一种是同样装有尖钉的双只木棍,精彩读书阁,滑时人坐在上面。坐滑者往往技艺欠佳,而站着滑的定是功夫高手。但无论站坐,也无论技艺如何,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,大家都争先恐后,追比逐突,其乐无穷。冷奈我何!
  
  滑累了,我们就停下来换一种玩法——打冰尜。冰尜就是冰上的陀罗,先找来直径一寸半左右的木棍并锯下一小截,然后削成上园下尖状,再于尖处装上铁钉,一个尜就完工了。打尜还要有尜鞭,为木棍和麻绳做成。尜一打起来就充满比拼,首先是发尜,即为陀罗提供第一次转起来地动力,谁的技艺好谁就成功率高!次看谁的尜转得稳,转得久。第三就是让尜互相冲撞,看把谁的尜撞灭了!于是胜者意气洋洋,败者则曰;“这次不算,再来!”
  
  上中学,我的冰雪运动也舍鱼而就熊掌——与时俱进起来,这就是滑冰。父亲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一副光腚的花样滑冰刀,我得到后如获至宝,先用木板削成鞋状,再把光腚冰刀用螺丝拧在木板上,而后在木板两侧钉上皮套,冰刀就能用了。那时候一到冬天,不但所有中校都浇冰场,就连工会也浇,冰上运动十分活跃。于是,我的寒假时光乃至课余那短短的十分钟里,树海读书阁,也非滑上一圈不可!由于是花刀,我只能在里圈滑,而外赛道是不能去的,那是赛刀者们的天堂,我好羡慕,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幅带着鞋子的赛刀呢!虽然没有赛刀,我的滑冰激情却一点不减,树海读书阁,里圈就里圈,树海读书阁,滑啊,滑。滑到后来我居然可以翻转跳跃,金门读书阁,脑后就像长了眼睛,倒滑如飞了!
  
  人生真是暂短,有了物质条件的今天,我却老矣。就是不老也没了那种社会氛围,所以,如今的孩子一溜就觉得挺刺激啦!
  
  年味
  
  前几天去一个朋友家里做客,看到他的夫人正在开放式厨房里熬冻,那锅里热气蒸腾煮着的,手里切着的,砧板上放着的都是待处理的猪肉皮。我不禁诧异;“就两个人,怎么搞了这么多?”朋友说:“这不是快过年了么,孩子们都回来!”这回答立刻让屋内漾起一阵温馨,而我的年之记忆便于心中袅袅升起。
  
  上世纪中后叶,在我们这座县城里,还有着许许多多地方国营工厂和商店,树海读书阁,这些企业大多分布在街面上。一到年前,他们就和那些同样分布在街面上的机关、学校一起红红火火地忙起来。先是,各单位都在门前搭起高高地牌楼,而在诸多的牌楼中,要数县委县政府的最为壮观宏伟,树海读书阁。但见牌楼四柱三开,通身五彩,爱看读书阁,重梁叠檐,其上、在插满小旗帜的拥簇之中,呼啦啦地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。其下、宫灯四挂,楹联对张,彩灯九六,好辉煌!好璀璨!次而,各单位于临街处遍插彩旗直至边界。接下来,还拉起花花绿绿的过街旗、贴上喜庆洋洋的大红标语。时为童少的我,在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盼年的殷期中,不知多少次地和伙伴们兴奋着,去看、去点评那些搭建已成和未成的牌楼。而如今,过年只是休假,狂欢的兴头那去了?
  
  熬过了那期盼已久的三十之夜到了大年初一。吃过了饺子,孔子读书阁,我们就急不可耐地约齐小伙伴们一溜烟地跑了。去干什么?当然是去看秧歌!接近上午十时,锣鼓震天地敲起来了,唢呐高亢地响起来了,秧歌就一队一队地扭上了街头。只一会,就人倾城,头攒动,声如潮,那是怎样地一场狂欢!整个街筒子都是人,哪个秧歌队的看客多,哪个队就扭得起劲,而越起劲看客就越多!于是就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。在这些秧歌队中,文卫系统扭的是新秧歌,女性成员居多,她们淡扫蛾眉,轻施粉黛,舞姿曼妙而整齐划一。公交、财贸、农林系统的秧歌扭地却是地道的东北大秧歌。扮相浓艳,扭动幅度大而随意。什么猪八戒,孙悟空,沙和尚,唐僧等小说戏剧人物尽在其中,还有耍龙灯的,跑旱船的,拉洋车的,踩高跷的,扮小丑的。扭得兴起之际,那些舞者们还会耸肩叉腰摆胯地互相逗起来,俯仰进退,神彩飞扬,引得看客们迭声叫好!
  
  此时的我,却只爱看耍狮子的。这是县第一粮库秧歌队的拿手好戏,精彩读书阁0,别的单位搞不了,因为他们有“脚行”。“脚行”是当年在松花江粮食码头上专门扛麻袋的人,只有他们才能耍得动那硕大的狮子面具。狮子身披鬃毛,眼若铜玲,面目孔武,嘴还会张合。四只狮子成两对耍起来,在两个耍狮人绣球的逗弄下,翻转腾挪,奔跑跳跃,一会直立起来,一会又甩尾摆头冲向看客,吓得人连连后退,好霸气!这让我看得煞是过瘾,从开场到结束,从除一到十五,我就是跟定了狮子,一路跑一路看。
  
 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,这是秧歌汇演和猜灯谜的大日子!届时,城关各单位和四里八乡的秧歌队都来齐聚献艺。日里,还是满街的秧歌满街的人,那场面还是妪叟不弃,童稚尽在。而一当夜色初上,灯谜大会就盛大开场。其地点选在本城的中心区——大十字街文化馆前。在无数盏灯光的照耀下,小广场一如白昼,写着迷面的纸条一排排当头挂起。满城的人,不管肚里有否墨水,又都来了。他们不图猜中,图的就是欢乐!于是,人们便摩肩接踵着,满身斯文的琢磨起来。倘一以为然,便扯下那纸条直奔兑奖处。我当时刚读初一,因多看了些书的缘故,竟被我猜中了好几条。至今尚记得一条是;“太原的夏末——打一书”这不是我正在看的《晋阳秋》吗!如今,过年只剩下休假、团聚、美食。狂欢安在哉?
  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女人的不是
  
   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
  
   原我 原真 原心
  
   历史的记忆:文革十年(十九)
  
   生命之爱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我爱TXT

GMT+8, 2022-1-21 12:11 , Processed in 4.36345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